云南快乐十分
  2018-10-15 來源:

 

  后發追趕型增長是后發國家或地區依托其擁有的后發優勢,在一段時間實現比前沿國家或地區更高的增速,或用較短的時間完成工業化和增長任務的一種發展模式。根據追趕型國家的經驗和我國先進省份的實踐,從較長時間跨度看,后發成功追趕的經濟體增速相對前沿國家或地區呈現倒U曲線,具體可分為五個階段:一是起飛階段。在制度變革或外部環境觸發下,后發國家或地區經濟擺脫低水平,向持續高增長轉換,通常持續時間較短。二是高速增長階段。后發優勢快速釋放,經濟增速處于高位;要素供給充足,勞動力資源過剩且成本較低,資本存量快速增長;需求持續旺盛,投資保持高速增長,消費需求不斷提升;產業擺脫農業的主導地位,開始向低端工業邁進,一般持續20—30年。三是中高速增長階段。后發優勢有所減弱,經濟增速有所放緩;產業轉型升級步伐加快,高端制造業和服務業快速發展;供給和需求側約束增強,勞動力資源由過剩向緊缺轉變,生產要素供應價格顯著上漲,一般持續15年左右。四是中低速增長階段。大部分后發優勢已經釋放,傳統市場空間飽和,生產要素價格大幅上漲,勞動力資源緊缺,一般持續10年左右。五是增速回歸階段。追趕進程基本結束,經濟增長速度與發達國家或地區基本相當,市場體系完善、產業結構穩定。制度、資源、文化等因素對創新和增長水平的影響凸顯。

  

  一、從追趕周期階段判斷,當前我區正處于中高速增長階段

  我區處于西部后發展欠發達地區,屬于典型的后發追趕經濟發展模式。1990年以來,我區同全國各地一樣經歷了經濟增長有高有低的波浪式周期性運行態勢。從后發追趕階段判斷:

  ——1990—1991年是我區追趕的起飛階段,經濟發展開始從低水平向高水平增長邁進,增速由7%迅速提升到12.7%。

  ——1991—2010年是我區追趕的高速增長階段,后發優勢快速釋放,經濟保持兩位數增長,但也經歷了大起與大落。GDP總量從518.59億元增長到9569.85億元,年均增長12.1%,但經濟增速波動較大,出現1992、1993年的18.3%峰值,也出現2000年7.9%的谷底。供給條件寬松。勞動力資源豐富、成本較低,2010年勞動力人口比重達72.34%,比1991年提高10個百分點以上;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勞動報酬30673元,低于全國平均水平(36539),也低于廣東、重慶。資本形成總額由1991年的137.1億元上升到2010年的7934.8億元,年均增長22.5%。需求空間巨大。投資率從1991年的26.4%上升至2010年的82.9%,成為需求方面的最重要力量。消費需求不斷增加,2010年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比1991年翻1.5番以上。有色、機械、冶煉、化工等傳統支柱產業比重超過70%,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

  ——2010年以后是我區的中高速增長階段,后發優勢逐步減弱,經濟增長平臺出現下移,經濟增速出現放緩,由2011年12.3%下降到2017年7.3%。供給約束增強。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招工難、招工貴現象普遍存在,2016年全區城鎮單位人員年平均勞動報酬為57878元,比2010年上漲了1.87倍,比2000年上漲了8.5倍;同時勞動力資源占總人口比重自2011年出現下降。信貸增長總體呈現下降趨勢,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余額從2011年的17%下降到2017年的12.9%。需求空間收窄。投資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從2011年的29.3%下降到2017年的12.8%。電商、旅游、體育、健康等新興消費模式不斷沖擊傳統實體消費,流入經濟特點更加明顯。傳統產業貢獻逐步下滑,高端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基礎弱、底子薄,短期內難以支撐經濟穩定增長,新的增長點尚未形成。

  

  二、今后一個時期我區經濟將進入新的追趕周期

  (一)經濟增速放緩并不意味著追趕周期結束

  從成功的后發追趕經驗來看,國際上一些實現成功追趕的地區經濟增速自然回落時人均GDP為11000國際元左右,而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導致經濟增速下降的地區人均GDP為5000國際元左右,2011年我區人均GDP為25315元(約5700國際元左右),高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水平,2017年我區人均GDP為41955元(約9450國際元左右),又低于成功追趕的水平,表明我區并未陷入追趕后期的中低速增長陷阱中,也并未實現成功趕超,追趕進程仍未結束。

  事實上,“十二五”以來我區經濟增速開始出現趨勢性下滑,經濟增長由過去兩位數的高速增長轉向個位數的中高速增長,是后發優勢有所減弱導致的經濟增速放緩,并不意味著即將進入中低速增長階段。從中長期的中高速增長追趕周期階段看,可以分為兩個階段:2011—2015年的持續下滑期。傳統增長動能大幅下滑,經濟增速由2011年12.3%的兩位數增長下降到2015年8.1%的個位數增長。2016—2020年的底部整理期。2016年以來經濟下滑幅度逐漸趨緩,特別是季度間開始出現明顯企穩跡象,九個季度增速分別為7%、7.2%、7%、7.3%、6.3%、7.2%、7%、7.3%、7.1%,呈現出明顯的底部整理特征,判斷我區經濟增速持續回落的不利態勢已得到有效遏制,預計2018—2020年將經濟運行將繼續保持總體平穩增長態勢。

  (二)未來一段時期我區經濟將向高質量追趕周期邁進

  改革開放30多年來,在經歷了后發優勢大量釋放的數量追趕階段后,我區經濟實現了年均兩位數的增長,地區生產總值、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金融機構存貸款余額均突破2萬億元,人均地區生產總值突破6000美元,經濟綜合實力顯著提升。但隨著經濟進入新時代,支撐經濟增長的內部條件和外部需求都發生弱化,世界經濟復蘇前景不明,人口紅利逐漸減少,資源環境約束趨緊,產業轉型任重道遠,經濟增長動能持續下滑,表明傳統的數量追趕已難以為繼,未來一段時期在經濟保持平穩增長態勢的情況下,把高質量發展作為今后一個時期的重要思路,推動經濟質量和效益提升,重點解決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實現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新追趕周期邁進。

  我區經濟高質量發展水平不高,與全國與東部發達省份差距明顯,具備足夠的高質量追趕后發優勢,追趕空間依然較大。經濟總量偏小。2017年我區GDP總量僅有全國的2.4%,排全國第17位;僅相當于全國“領頭羊”廣東、江蘇的不足1/4,也只相當于西部“領頭羊”四川的56%。工業低端低效。我區工業支柱行業以低端產業和低技術、低附加值產品為主,汽車、電子信息兩大優勢產業均不如同處西部的重慶、貴州等地。家用電器、智能手機、集成電路等高附加值輕工業幾乎空白,遠遠落后于廣東、重慶、貴州等省市。服務業規模小、質量低。服務業體量偏小,2017年總量不足廣東、江蘇等發達省份的20%;特別是現代服務業質量不高,金融業規模僅相當于廣東、江蘇等省份的20%左右。科技創新偏弱。全社會R&D支出僅占GDP的0.8%左右,而全國達2.1%,深圳高達4.1%,重慶達1.7%;R&D經費支出僅占全國的0.77%、西部地區的7.6%,僅相當于廣東和江蘇的5%。

  三、未來我區經濟高質量追趕將帶來新一輪的經濟增長穩步回升期

  (一)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是經濟穩步回升關鍵引擎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處于突破性爆發的關口,大數據、移動互聯網、下一代基因組學、先進機器人、儲能技術、先進材料等技術突飛猛進,推動高端裝備制造、先進制造業等新興產業以及金融、信息等現代服務業迅猛發展,加速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快速向裝備制造、建筑家居、交通物流、傳統農業、文化教育、生活服務等領域廣泛滲透,推動新動能不斷聚集,將帶動新一輪經濟增長。特別是,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戰略部署,未來一個時期粵港澳地區將進入新一輪大規模產業和技術轉移的新時期,而我區具有毗鄰粵港澳的區位優勢,是粵港澳大灣區腹地和延伸區的重要省區,具有承接粵港澳大灣區產業輻射和產業轉移的重大機遇。未來我區緊緊抓住機會有望進入另一個產業轉移加快、技術引進加速的追趕新周期,推動經濟穩步回升向好發展。

  (二)工業化城鎮化發展后勁足是經濟穩步回升的堅實后盾

  就工業化來說,《工業化藍皮書》測算,2016年我區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為65左右,表明我區已進入工業化中期階段的后半段,未來隨著工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推進,工業結構向精深加工方向轉化,高技術產業和先進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互聯網+與傳統工業融合發展,將催生出大量的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工業化仍大有潛力可挖。就城鎮化來說,根據諾瑟姆S曲線法判斷,2017年我區城鎮化率達49.21%,已步入快速發展期,預計今后將以每年1—1.5個百分點的速率加速發展。但與全國相比,我區城鎮化發展水平不高,2017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低于全國9.31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低于全國11.12個百分點,特別是大量已經進城的農業轉移人口并沒有市民化,城鄉之間的二元結構仍蘊藏巨大需求潛力,同時城市化與信息化、綠色低碳等新趨勢結合,還能釋放出產業升級的巨大動力。

  (三)服務業和消費升級潛力大是經濟穩步回升的重要保障

  就服務業來說,隨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加快,居民收入水平整體提高,居民消費結構不斷升級,交通基礎設施日益完善,現代服務業將迎來加速發展的黃金時期。特別是未來隨著互聯網+、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與服務業融合發展,服務業新業態新模式仍蘊藏較大潛力,貢獻將進一步挖掘和提升。就消費來說,近年來我區消費提檔升級態勢明顯,消費模式向個性化、多樣化轉變,消費結構向現代服務和知識產品轉型,休閑旅游、健康養老等中高端消費比重上升,電腦、數碼相機、變頻空調、超高清電視(4K電視)和智能電冰箱等升級類商品零售額高速增長,電子商務、共享經濟等新興消費業態不斷涌現。未來伴隨城市化、信息化進程和住、行主導的居民消費升級的持續推進,信息、教育、醫療、培訓等服務消費升級潛力巨大。

  綜合判斷,今后一個時期,隨著我區高質量后發優勢的不斷釋放,我區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條件和潛力仍然存在,將繼續保持中高速增長追趕周期階段,并進入新時代背景下的高質量的追趕新周期。從經濟后發追趕模式看,自2010年至2025年的15年中長發展周期中,我區經濟總體呈現“U”型態勢,包涵了2011—2015年的持續下滑階段、2016—2020年的底部整理階段、2021—2025年的穩步回升階段。

  

  審 定:彭新永

  審 核:喻潁杰

  執 筆:李強 張衛華

責任編輯:潘曉東

相關報道:

云南快乐十分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百亿娱乐app注册送38 21点扑克手机游戏 五分快三稳赢法 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足球投注1×2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 加拿大pc28软件购买 非凡炸金花要怎么下载